在啤酒酒标里感受到了冒犯,是玩笑还是歧视?

酒花儿

酒花儿

2019-02-21

精酿啤酒,面向的其实不仅仅只有精酿啤酒爱好者,作为适合大众消费的产品,它也同样深受许多非精酿啤酒爱好者的喜爱。


然而,并不是所有消费者对于精酿、啤酒风格、品牌都有认识,对于这部分消费者来说,他们的第一眼注意力就在酒标上。


Anatomy-of-a-Beer-Label.jpg


所以酒标,对于酒厂来说,就显得非常重要了。


好的酒标赏心悦目,而丑的酒标,大概少有人问津。但最可怕的一种酒标,是带有歧视或侵犯的意味,这时候,问题就来了。


酒标与宗教冒犯


不久前,来自英国约克郡的一家啤酒酿造商,因为以印度教的象头神为(Ganesha)酒名而被谴责,并要求公开道歉。


240px-Lalbaugh_Ganesha.jpg


宗教领袖指出,出于商业目的而滥用神灵的名字,对他们的神以及信徒们都是一种亵渎。


于是很快,酒厂的主酿酒师表示道歉,称并非是他们有意而为之。


而在这件事情之前,英国东密德兰的Tollgate酒厂,也因为在一款印度淡色艾尔中使用了印度教女神卡莉(Kali)作为名字,而引起了众多印度教教徒们的不满。


kalika-ipa-tollgate-brewery.jpg


宗教作为一个严肃的题材,尤其对于其信徒而言,任何漫画式的夸张或者哗众取宠式的设计,都是对他们宗教文化的一种极不尊重。


IPA称为印度淡色艾尔,正是如此,才会有很多酿酒商执着于在酒标上体验“印度元素”,所以印度教的神像也屡次出现在酒标上。


美国一家Ibiza的小型啤酒酿造厂,在他们的系列酒标中,甚至一次就是用了四种:


6787d00bcf8deda174ff1fdc5ea6a1c13b7d5e4e5995658984f67a2369a6cd5f (1).jpg


湿婆(Shiva), 卡莉(Kali), 象头神(Ganesha) 以及哈奴曼(Hanuman)。


实际上,很多酒标上的神灵并非有意侵犯而为之,但因为文化背景和对事物的感官、体验的不同,往往容易造成争议。


酒标与文化冒犯


IPA的流行,让印度教的元素成为酒标上常客;新西兰淡色艾尔的兴起,也开始让毛利人感到头疼。


来自Electric Bear酒厂的一款新西兰社交型淡色艾尔,酒标上是一个毛利族战士的漫画,骑着一个几维鸟(Kiwi,为新西兰的国鸟),似乎在用不锈钢Keg桶完什么游戏。


NZ_Pale1.png


几维鸟和Keg桶都不是问题,问题处在他们话的这个毛利人画像。在毛利文化中,这个被称为是tā moko。


Tā moko是刻在毛利人脸上的花纹,是一个人的永久标记,花纹的样式也常常和个人成就以及家人有关,所以在毛利文化中有着神圣意义。


将tā moko放在啤酒的包装上,这种行为在毛利人眼中,违反习俗且极具攻击性,更像是对整个毛利文化的一种嘲笑。


另一款来自比利时布鲁塞尔啤酒计划(Brussels Beer Project)的一款名为“毛利人眼泪”的新西兰淡色艾尔,同样触犯了“禁忌”。


V6N7ER2QHVFNVPOAPYDTBC4FHA.jpg


这款酒的酒款描述为“将毛利人的眼泪封装起来,从而得到了他们神圣本质”。


对此,毛利人权利倡导者Karaitiana表示:“喝别人眼泪的想法,在精神上是对传统的毛利世界观的冒犯。”爱哭,是人们对毛利人的刻板印象吗?


怎么看,这些都是因文化理解处于较低层面,而让人感到反感的酒标。


酒标与性别歧视


朋友之间以性开玩笑并不少见,但朋友之间明白玩笑与冒犯的区别。但如果以公开的方式,表示开关于“性”的玩笑,可能就会让人感到反感了,尤其是当这种冒犯上升到了性别的歧视。


来自Ladies That Beer的成员,发现了一款被称为“深喉”(Deep throat)的英式苦啤。


deep-throat.jpg


这款酒来自于意大利的一家独立啤酒酿造厂,很显然,这款酒标让不少人感到恶心:里面的卡通女性,正在用玉米棒探索她的喉咙。


Mobcraft,推出过一个以枣和葡萄为增味的Date Grape系列。Date Grape影射的是Date Rape,Date Rape指的就是熟人强迫发生关系。虽然有一点玩文字游戏的意思,但出现在酒标上,可能会让一部分人感到不适。


而Mobcraft也推出过一款Arabic Date Night,添加了枣的一款大麦酒。


mobcraft-arabian-date-night-beer-660x330.jpg


同样以漫画的形式,先不说阿拉伯文化中对酒精的态度,仅是和Date Rape这样的说法联系在一起就难以让他们接受。


人们称,这是对性与文化的双重侵犯。


我们所熟悉的很多酒款中,也有不少酒标会让人感到受到了冒犯,例如飞狗的Raging Bitch。


Raging-Bitch.jpg


也有人对于这种“酒标侵犯”持有不同观点,在他们看来,似乎完全算不上冒犯。


就像之前所说的,玩笑和冒犯之间的边界很模糊,即便是处于玩笑的本意,也会因为不同人的不同文化背景而产生差异。


酒标设计是一种带有商业性质的创作,所以,在涉及跨文化的时候,那就更需要注意了。


用户点评 共 4 条评论

困惑的浪漫
困惑的浪漫 2019-03-09 10:54

无所谓

贫民玩家小崔
贫民玩家小崔 2019-02-22 17:43

深喉那款,确实挺他妈烦人,只要是女性就会觉得受到了侮辱。在此和某些直男们说一下,不是每个女生都喜欢被粗暴的深喉,还有Anal Sex,看片可以,适度模仿,大部分还都是喜欢体贴的绅士。

Yellow_Hedge
Yellow_Hedge 2019-02-22 10:10

突然想到了以前一个新闻,有个美国白人穿旗袍参加大学毕业舞会,美国华人大多数表示受到了闹翻,纷纷谴责她擅自文化挪用,中国国内则纷纷表示哎哟不错哦,然后问啥叫文化挪用。弱者经常感觉受到了冒犯,强者则是打开大门,任尔用之。

凯瑞杰克森
凯瑞杰克森 2019-02-22 00:29

🇮🇳大概也是最宗教敏感的国家之一了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