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于酒桌上的那些事儿

酒花儿

酒花儿

2017-10-02

国庆中秋双节来临,想必同事挚友的婚礼、家人亲戚团聚的饭局,都是各位躲不掉的关卡,而在这宴席上少不了的当然是酒。关于酒,我们中国人向来不输任何其他民族,无论是悠久的酿酒历史,还是复杂的饮酒文化,早已潜移默化的深入自己的血脉之中,影响深远。


01.png


老话说“情在口中,话在杯中”,各地酒桌也有不同酒风,但这其中却有着的巧妙联系。酒从上层社会的代表,后来慢慢流传到普通大众百姓的生活中,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,但也是影响人脉情感的深刻演变。


在《大宅门》影视剧中,白七爷教育家族儿孙吃饭时有这么一处场景,七爷指着郑老屁对大伙说:“痛快!都看见没,这才叫吃饭呢。”此时女下人们几乎都是站在门口听候使唤,那些少爷小姐则又聚在酒桌另一边,坐在面向屋门中间位置的是七爷,他的右手边是他太太杨九红,跟着是李香秀。座次的秩序,盘碗的多少,摆设的位置,由当事者在家族里的地位和扮演的角色所决定,家庭酒桌上森严的等级,以及严格的长幼尊卑,最直观地反映出七爷在大家族的血统、地位、权力。


选自《大宅门》


关于酒席的座次的历史记载,这其中最有名的或许还是在《项羽本纪》中对鸿门宴的描述了,“项王、项伯东向坐;亚父南向坐,——亚父者,范增也,沛公北向坐,张良西向侍。”


02.png


讲的故事在秦汉时期,宴会东西南北四向皆涉及的场合中,东向最尊,南向次尊,西向为“等礼相亢”的朋友地位,北向为最卑的臣位,鸿门宴中刘邦本是客人,并且曾经与项羽在楚怀王面前“约为兄弟”,如果项羽尊重他,就应按“宾主位东西面”的宾主之礼让他东向坐,如今让他退为“三等”北向坐,说明项羽根本没把他当成客人平等对待,其地位还不如项羽手下的谋士范增。在一些历史参考材料中,也认为这座次是项羽故意安排的,表现了项羽不把刘邦放在眼里,狂妄自大、以势压人的傲慢自负心理。


酒席座次.gif

一场“普通”的饭局


到了当代,讲究最多的可能就是职场、官场的饭局了,并逐渐演变成了某种畸形的“公关”文化。从领导的入座位置、上菜时机、敬酒的顺序,甚至是喝多喝少,无不令人咂舌,各种潜规则套路让纯真无邪的酒花儿君防不胜防。


与酒文化一样久远的要数劝酒文化,这个在我们的实际生活中,也是感同身受。类似各种年夜饭、大型聚会,一顿饭吃这么长时间,每个人干坐着话题必然枯竭,闷头喝也无趣,于是便有了诸如行酒令在内的劝酒技巧。


06.jpg


行酒令的形式又可谓是千奇百怪。文人雅士们与普通百姓行酒令的方式自然大不相同。前者自负才华,常用对诗或对对联、猜字谜等形式,这里最典型的就是《红楼梦》中宝玉和众姐妹吃酒的情形了,不仅让喝酒的人喝的高兴,读者看来也能身临其境;而一般百姓则用一些既简单,又不需任何准备的行令方式,例如划拳、掷骰子等,毕竟日常生活中没有那么多讲究,更不会单独去找酒筹、投壶等器具了。


04.jpg


划拳,作为从古传至今日的饮酒游戏,它增添酒兴,烘托热闹的气氛,是一种民间流行的酒令。其技巧性颇强,给双方留有互相斗智的余地,且因玩时须大声喊叫,易让参与者感到兴奋。据说,三国里曹操每每向别人敬酒时,身边的典韦就会举起双戟向谁敬礼,大有“你不喝,老子弄死你”的感觉,正如上文所说,当事人的地位、权力越高,酒桌上的玄机就越深,这也就失去了让所有的参与者斗智斗勇的乐趣。


03.jpg


最后,再来一招买单的哲学原则(骚操作):以“我出去接个电话”、“我去上个厕所”等借口佯装出包间,悄悄到前台结账,结账后先把发票留在前台;等到走的时候,大家问是谁买单了,再低调的承认(装x的新境界)。想要报销操作的话,等到所有人都离开酒店时悄悄折返前台把发票一并拿走。据说,往往开始抢的最积极、喊的声音越大、动作越夸张的人越不是真的想买单的那个(手动斜眼)。


05.jpg


讲了这些酒桌上的事儿,也只不过是场面上的一种形式罢了。各位也不必认真,其实,假期里朋友间喝得随便、尽兴就好。如果,你们当地的饮酒作风够奇葩或者很“社会”,不妨在下面留言告诉酒花儿君吧。



用户点评 共 1 条评论

若谷菌
若谷菌 2017-10-02 14:55

范增这个座次并没有什么问题,刘邦项羽都称呼他“亚父”,排座次的时候刘邦肯定要请他老人家上座的。

作者

酒花儿
酒花儿
2017-10-02

酒花儿唯一官方账号

酒花儿唯一官方账号

下载酒花儿

关注酒花儿

微信公众号
微信公众号